令名待彰【咸鱼ing】

游戏主月歌,刀乱/
同人主全职cp杂食/
本命头像不变虽然墙头很多/
最近迷刀乱的鹤全职的乐月歌的花/
假期日更上学不定时掉落/
如果我没在往常时间段内更新/
说明游戏开新活动了_(:3」∠)_/
lof经常上不上或反应慢/
手机刷个评论都刷不出的那种/
所以回复可能会延迟致歉orz/
电脑就更气了/
天天找不到网站/
所以链接什么的随缘/
以上,感谢您阅读至此!

2018.08.17
孙哲平生日快乐www

依旧草图+草文
20岁是按网上说法来的
要是19的话就按虚岁算
(强行解释)
我流生贺
oocoocooc
完全随笔
无剧情无逻辑

01
孙哲平能明显感觉到队员瞒着他在干些什么,连副队张佳乐也是,但现在还是夏休,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但一切反常过头了。

比如平时最早去战队报道的总归是孙哲平,但现在,他居然成了最晚的那个,连技术部都到的比他早。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饶是孙哲平再怎么心大,新赛季就在眼前,队心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涣散,而这个时候,副队张佳乐居然天天往外跑,连jjc都不约了。孙哲平每次想问出口,总有那么几个队员正好路过各种岔开话题,次数多了,孙哲平也就不问了,看他们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结果人是等到了,却是经理,叫他去做个采访。百花刚刚成立一年,繁花血景磨合成型,正是宣传的时候。但繁花血景作为双人组合,一般都是两个人一起,孙哲平独自面对记者时,问及现在的心情,孙哲平笑了笑。

“我在想张佳乐那个混小子跑哪去了。”

很重视搭档。

记者在小本本上写着。

02
百花确实背着他们的队长在搞地下活动,而带头人,就是张佳乐。在这个一点副队威严都没有的副队长带领下,任务进行得井井有条。

“孙哲平没发现吧。”

“只感觉到你们有计划,但不知道具体内容。”

行。张佳乐把手机收起来,开始琢磨面前的那一堆东西。然后扫视一遍周围的队友,无奈道:“谁提出来的?谁干这活。”然后众人默契地后退一步。

“张副队,你是副队,你来。”

张佳乐看了看那群人,认命上手。

“等等,副队,你洗手了吗?”

在一系列七嘴八舌的指挥中,最后成果是所有人脸上,雪白一片。

03
孙哲平长得再高也就一宅男,这么大热天的他都不高兴出门,张佳乐这个万年死宅居然要出去逛逛,孙哲平看了眼手机上的气温,没挪窝。

“张佳乐你要出去你自己去吧,我不想动。”

然后张伟来敲门了。

“副队,可以准备走了!”

后来孙哲平是被两人挟持着出去的。

“你们张家接族长自己去接行吗?!”

孙哲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说出来的话极其ooc。

简单点说,誓与空调共进退。

“接你个头的族长,去采购啦采购,经理说了,今天吃顿好的。”

04
孙哲平上街后没像预料中的那样光做苦力,一路上张佳乐东窜西窜买的食物意外合他的胃口。只是有一点孙哲平很在意。

“张佳乐,你知道从这到战队其实只要走十五分钟吗?”

说实话,一个菜场就能搞定的事,张佳乐带着走了三家,还振振有词经费有限,货比三家。

走了三刻钟才到目的地的孙哲平叹了口气,这家伙不是号称身为本地人,k市他最熟么。

张佳乐低着头打了个马虎眼,而边上的张伟则是趁孙哲平不注意在手机上打字。

“你们快一点,队长居然认路,我们尽量购物的时候拖久一点。”

对一切阴谋毫不知情的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和租借烧烤器材的小贩聊天,从今天真热你也不容易聊到最近k市物价又涨了真忧心,转身就去便利店买冰棍了,还问张伟要不要。

所以张佳乐估摸着再聊下去自己老底都要被揭出来,就截了话头准备跑路,转身看见孙哲平和张伟一人嘴里一根棍子。

“过分!吃冰不带我!”

然后孙哲平把嘴里的棍子给他,棍子那头印着四个大字。

“中奖了,你要想吃自己去换。”

大概是把今年没走完的路都走完了,张佳乐才打道回府,还悄悄跟发消息的张伟吐槽这活真不是人干的,脚底板好疼。

三个人先在院子里把器械组装好,孙哲平注意到训练室的窗帘拉着,也没在意。其实他早点回头的话,就能看见经理鬼鬼祟祟探出脑袋的样子。室内几个人忙出了汗,刚看过进度条的经理压低声音叫着:“快点啊!已经在摆器材了!”

05
“我去叫他们?”“等下。”

张佳乐阻止孙哲平拉训练室的门,笑嘻嘻的。

“张伟,上。”

在室内准备好的队员们听见计划好的三声敲门声,都准备好手中的东西,关了灯还拉了窗帘的房间中,只有两根烛火轻微晃动。

很快门被打开,张佳乐扶着被张伟蒙住双眼的孙哲平进来。

“三。二。一!”张佳乐刚喊完,张伟松手,孙哲平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只是这次的声音是好几道组合在一起的。

“队长!生日快乐!”

end

续:
张伟偷偷溜到张佳乐身边甩了甩手,说下次找别人去,孙哲平太高了,走那点路手就酸了。

“快!队长快许愿!”其他队员们都催着,虽然动机不纯,“许完愿就可以吃了,队长你不知道我们干活干累了看着这蛋糕不能吃的心情。”

等孙哲平许完愿,一干人又逼他吹蜡烛,总之要把完整流程走一遍。

“队长快吹啊 我饿了。”某队员举着手机笑着说。

孙哲平对着镜头笑了笑:“你们给我唱首生日歌我就吹。”

队长你变了!

在一群大老爷们跑调的音中,烛火熄灭,窗帘拉开,夕阳的余晖照在那个蛋糕上,刚刚室内昏暗没注意,现在一看。

“说吧,谁做的。”

然后经理就给他报人名,谁找的资料和材料,谁设计的样式,谁做的胚,谁打的奶油。总之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制作过程,而张佳乐的名字一直没出现。

“你干什么了?监督?”

“瞎讲,这些花都是我做出来的好伐。”

孙哲平顺着张佳乐手指方向一看,又笑了。

“失敬失敬,这些是花啊,没想到你是抽象派。”

一看张佳乐一句你大爷就要出口,经理又出来打圆场:“小孙你先看看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

是落花狼藉的账号卡。

怪不得要在训练室准备,孙哲平拉开椅子插卡登录,落花狼藉的形象一跳出来,就知道了所谓的礼物是什么。

“喜欢不?”“当然,有谁会不喜欢银武。”

早就料到孙哲平绝对会爱不释手的经理清了下嗓子,给你卡只是让你看一眼,还回来。

孙哲平整个人都当机了,陷入人生何求状态。

“卡晚上还你,到时候你可以研究个够,现在嘛,先吃饭!”

在室内饿了许久的队友一个个欢呼着跑到外面,面对着夕阳高喊:“烧烤万岁!”

张佳乐拍了拍还在室内的孙哲平,笑道:

“其实你可以表现得再实在一点的,想笑就笑呗。”

“当然哭也没事,我就当你是被我们的队友爱感动的,虽然画面有点美。”

孙哲平看着窗外已经生起火来十分兴奋的队友,也笑道:

“就你知道。”

“谢谢。”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令名待彰【咸鱼ing】 | Powered by LOFTER